康码生物CEO郭敏:用创新技术改变100%进口的现状

币游国际app

2021-06-19

蛋白质制造是生物产业的底层技术和卡脖子技术。

在国内生物医药厂家采用传统的细胞培养方式制造蛋白质时,康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出D2P(DNA-to-Protein)创新技术,改变了行业现状。 “我们是一个服务于整个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的底层技术公司。 希望我们的技术能给全社会带来价值,让大家生活得更幸福更健康。

”康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CEO郭敏说。

D2P技术实现蛋白质合成产业化蛋白质是生物医药大健康领域最基础的物质,不管是做药品、化妆品,还是核酸检测、康复检测,底层物质都是蛋白质。

“我们为生物医药公司提供底层技术的解决方案,这种类型的企业在国内生物医药产业屈指可数,而且做到我们技术领先程度的非常少。

”郭敏解释,就像手机行业一样,做手机的牌子很多,做手机壳的更多,再往上做手机屏幕、存储器、镜头的越来越少,做芯片的就更少。 像芯片在IT行业一样,蛋白质制造是生物产业的底层技术,平台技术,核心技术。 据郭敏介绍,目前国内所有生物医药厂家的蛋白质生产工艺均是传统的细胞培养表达,生产线几乎100%依赖进口。 康码自主研发的D2P(DNA-to-Protein)技术彻底改变现状,实现了蛋白质合成工业化,解决卡脖子技术。

D2P系统可随意定制蛋白质序列,直接由DNA编码合成毫克/克/公斤级蛋白质。 与传统的细胞培养方式相比,D2P可以快速、高通量、低成本合成特定目标蛋白质,主要应用于生物医药,化工酶制剂,体外检测等领域。 “生物医药公司合成蛋白质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工艺复杂,而且中间很容易出问题。

D2P直接体外合成蛋白,只需要三个小时。 ”郭敏说。 康码的下游市场包括制药公司、科研院所、大学、医院及诊断机构。

目前,康码已经完成了世界上第一条5吨级蛋白质工厂自动化产线,下一步计划建设160吨级的蛋白质生产线,预计年产值10亿人民币。

郭敏自豪地表示,“过去一年,我们的订单已经超过了一个亿,远远超过我们的产能,市场发展有很大的潜力。 ”凭借出色的表现,康码在今年第九届中国创新创业大赛疫情防控专业赛上代表上海获得了全国三等奖。 有意义的事值得去冒险郭敏在中科大本硕博连读,毕业后去了美国圣地亚哥Scripps研究所,之后留校成为副教授,博导。 在做理论研究的过程中,郭敏逐渐萌生出把技术应用到市场的想法。

“我做蛋白质合成理论研究,知道这个技术有很大的开发潜力,但在美国的实验室我们不做工业化应用。

”一番思考后,郭敏决定创业,全力以赴把这一技术开发出来。 创业的勇气和自信何来?郭敏坦言,“我们长期做这方面研究,主要还是基于技术上的自信,这也吸引不少同行和同学和我一起回国。 ”目前康码的团队中,有20多位博士,20多位硕士,其中有14位和郭敏一样的海归。

郭敏在美国辞职前曾向导师寻求建议,“他跟我说,你要专注。 当你选择做一件事情,你唯一需要考虑的是这件事如果做成了它有多大的意义。

如果这个事情意义足够大,值得你去投入、去冒险,那就去做,要坚持做成!后来我任何时候遇到困难想要退缩,或者发现有很多有意思的事情想要去尝试的时候,我就会问自己这件事是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最重要的事情。

”在郭敏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蛋白质合成技术。

“蛋白质制造在整个生物产业中,D2P技术比现有技术要先进一代以上,如果做成了会成为万亿级的公司,而且能把药物价格降低10倍,造福社会,我们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 ”于是,郭敏辞职回国。

2015年10月,康码在上海注册成立。 上海,巨大引力的高地谈及上海创新创业的大环境,郭敏表示,上海是国内创新创业的高地,这个高体现在高科技上。

上海还是人才的高地,大部分做高科技研究人才的首选之地是上海。

企业发展至今多次获得市科委科技型中小企业技术创新资金的资助、浦江人才计划等。 在生物医药方面,上海是长三角的中心,也是国内的中心。 “上海的这些优势对我们高科技公司来说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郭敏说。 对生物医药的前景,郭敏非常有信心。 “国内生物医药企业现在非常多,几百上千家,发展速度很快。

随着中国生物医药企业的崛起,很快将在世界上展现出我们中国的能力。 ”未来,康码仍致力于服务整个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 “我们希望通过康码的技术和产业的发展,能够给全社会创造价值,让大家生活得更幸福更健康,这是康码发展的原则。 我们也希望在中国的各个领域能够出现一些底层技术制造的龙头企业,从源头上掌握产业核心技术,而不只是做终端应用。

”(责编:董志雯、韩庆)。